邮件服务
直播
繁體
 
松江教育信息网 > 教育科研 > 德育研究 > 家庭教育指导 搜索
 
  家庭教育指导
 
 

用心,让师爱“在家庭中闪光”

张青    2014-11-25 10:40:00


有人说,班主任是世上最苦的“主任”,但她却说,班主任也是世上最幸福的“主任”,只要你做一个有“心”的人,你就会觉得苦中有乐。她在教育这片沃土上辛勤地耕耘饱尝育人的困难、艰辛、喜悦和幸福。对于曾经付出的心血,她感受更多的是充实和快乐,是春泥护红花的满足。她,就是松江区第二实验小学一名普通的班主任——张青老师。

每当接到一个新班,张老师总是想方设法全面了解每一个学生,了解每个学生的思想、学习情况和家庭状况;分析孩子的性格,与家长交流教育孩子的方法,学生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用心帮助。

案例1:用心倾听“无声的呐喊”

2012年2月,张老师的班里转入一位女生——莉莉。莉莉,10岁,原本是该校的学生,因多动症休学一年后回到校园。她面庞清秀,个子不太高,瘦瘦的身形,不太与同学交流。莉莉原来所在的班级已经升上四年级。据原来的班主任老师介绍,她自一年级起就出现一些状况,如上课随意插话,随意走动,情绪容易激动,有时会在上课中途走出教室。她有些怪癖的行为,如抓蚂蚁送给老师、同学,吃树叶。有时和同学起冲突,同学关系比较糟糕。学习方面,情绪冲动时,不愿意进教室,即使是考试的时候,她也可以不交试卷,或者随便填写一下应付老师,糟糕的时候三门功课加起来不足100分。后来休学,家长带她去诊断,被诊为“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

第一次和莉莉见面后,张老师就与孩子的母亲进行了多次沟通,更多地了解莉莉的成长史。

莉莉出生后,主要由父母共同抚养,与祖父母生活在一起。一岁后,由祖父母承担照料的责任,父母则外出工作,没有和她生活在一起。祖父母比较溺爱,对她言听计从;母亲,不认同祖辈的教养方式。

三岁后,随父母来到松江读幼儿园,此时便和父母同住,父母工作繁忙。幼儿园小班时,该生普通话不太标准,较少说话,有几次因为不敢和老师报告,大便在身上,后来被阿姨训斥,该生越发不爱说话。母亲得知后,经过和园长沟通,情况有所改善。

幼儿园中班起,随父母变更工作地点而转园。入园后,与同学交往较少。

一年级起,便出现了课堂上注意力不集中、活动过度、冲动等症状。有几次课间,同学在操场上追逐她,还弄乱她的头发,脱掉她的鞋子,令她感到十分愤怒、羞耻。后来,发展到她与同学有肢体上的冲突,同学关系较差,大家对她的认可度较低。自此,母亲带她医院进行诊断,并进行相应的治疗,期间有服药和间断的心理干预。

……

倾听着母亲的辛酸叙述,张老师发现在莉莉的标签——“多动症”的背后,似乎有着无声的呐喊——她比同龄人更需要爱、需要被接纳。莉莉的童年里没有很多的同伴,没有亲密的关系,于是她选择自主——没有边界的自主,一方面表现得自说自话,另一方面却屡屡受挫,她也没有在尝试中习得与人相处之道。她在人际中没有得到认同,但她又是那么在乎别人的评价,这样的矛盾使她选择了一种不恰当的方式来维持自己的自尊——她让自己的问题行为暴露在同学面前,引起大家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莉莉的问题不仅仅是多动症,更重要的是帮助她形成良好的自我认同的支持系统和探索她的人际关系模式。

作为莉莉的班主任,张老师和她一起做沙盘、一起分享心情,一起面对困难,用心感受着莉莉的内心,在陪伴中见证她的点滴转变。经过一段时间的辅导,和她建立了比较信任的关系之后,莉莉能在张老师的指导下将情绪、行为转变成语言的表达,这帮助她更好地适应学校的生活与人际关系。

然后,就在2012年6月,随着学业压力的增加,随着同学矛盾的增加,莉莉的情绪多次没有处理好,屡次与家长、同学、甚至老师发生了冲突。

8月,张老师第一次邀请了莉莉的家庭来学校。这个家庭中,父亲的角色似乎是缺席的,而母亲所做的最多的是提供信息和配合,张老师寻思着也许唯有深入地进行家庭系统的干预,才能为莉莉带来更持久的改变。在和这个家庭的互动中,她发现,其实莉莉的很多行为都是由于自己不接纳自己、家人也没有真正接纳自己而造成的愤怒和不当的宣泄。张老师耐心地倾听了莉莉母亲的叙述,了解了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与家庭成员的互动。她开诚布公地告诉莉莉的母亲,孩子的家庭互动模式中母亲的指责甚或暴力给孩子带来了直接的影响。几次沟通后,莉莉的母亲说:“以前,其实是我自己脾气差,只顾责怪她不懂事!现在看来,我真的是大错特错,特别后悔自己……莉莉现在这样子,我也有很大的责任。我现在知道了……”这个转变对于莉莉来说,非常有意义。后来,张老师与莉莉的母亲有了更多的互动,一起探讨孩子的点滴变化,对其给予支持与鼓励,母亲渐渐地接纳了莉莉。现在的莉莉已经能较好地接纳自己,并尝试一点点地进行改变,周围的同学、老师也给予了更多的信任和关爱。

随着莉莉父母的改变,莉莉也变了。上课,虽然不能专注听讲,但是冲动性少了,面对他人的评价,攻击性和敌意也少了,她内在的自信心正在一点点萌生。一次,莉莉的母亲告诉张老师,在班队课上,班上同学提议莉莉为“三健活力队员”候选人,随即进行了选举。虽然最终没有被选上,但是班上同学们对她的嘉许令她感动。莉莉的母亲说,一开始她听到同学提名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后来大家在班上谈起举荐她的理由,她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这使她动摇了那个原来坚如磐石的信念:我是最差的学生。她发现,她至少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差劲。后来的体育课上,又有同学主动与她玩,这才使她更确信了这一点儿。莉莉的母亲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兴奋与自豪,让人感觉到她渐渐地对女儿有了希望。

案例2:用心感受“自主的渴望”

张老师在和学生相处中能很好地同感学生,并且总是不忘在合适的时机教育家长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问题,大大地改善了亲子之间的有效沟通。

新接了一年级的班级,班上的小顾同学是一位普通的女生,平时不太爱说话。有一段时间,她周围的同学陆续丢失了铅笔、橡皮、彩笔,后来有同学发现在小顾的铅笔盒里偶尔能找到这些遗失的宝贝。她的家境不错,父母做些小生意,经济比较宽裕,对于小顾的行为,他们表示不太理解,以前也曾经教育过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拿。可是,类似的事情在身上还是屡次发生。

一天,午餐时间快到了,这天有学生们最爱吃的香肠,张老师把香肠一根根地摆放在他们各自的饭盒旁。当分饭进行得井井有条时,女生那边骚动起来,有同学向老师报告,自己的香肠不翼而飞了。

同学们沸沸扬扬地开始猜测,好几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小顾。只见小顾把头埋得低低的,张老师故意大声地说:“大家快吃饭吧,等大家吃完饭,也许香肠就出现了。”说完,她就走开了。没过五分钟,小顾跑过来对张老师说:“老师,香肠找到了,在桌子底下。”此时,小顾正紧张地喃喃自语:“老师,不是……我……拿的,我也不知道……”说完,就狼吞虎咽收拾好饭盒,而后疾步走回了教室。

下午,小顾找张老师批阅作业。张老师看着有些紧张的小顾,说:“午餐的时候,谢谢你帮大家找到了香肠……”话音未落,小顾的小脸憋得通红,过了一小会儿,才低声地说:“老师,对不起,是我拿的……”没等说完,便抽噎起来。张老师什么都明白了,但留在她脑海里的问号没有消失,为什么小顾要拿同学的东西呢?

后来,张老师向她爸爸反映了情况。放学了,所有同学都走了,小顾惴惴不安地等她爸爸来接她。她爸爸来了,厉声斥责:“跟你说过几次了,怎么还是拿人家东西……”话没说完,小顾脸上的泪水已经忍不住掉落,一时泣不成声。后来,张老师和父女俩到了办公室,这时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三人。张老师请她爸爸在外面等一会儿。过了很久,她终于哭完了,张老师递给给她餐巾纸,并鼓励她把心里话说出来。她告诉老师,她喜欢吃香肠,可是妈妈不肯给她买,说没营养。她和爸爸妈妈经常一起去超市,但是从来不能决定自己要买什么,所有的零食、文具都是妈妈决定的,他们老是说自己选的东西不好……听着听着,张老师一下子意识到了这是多么渴望自主的学生,她的愿望经常被压抑,她觉得自己不被理解。于是,张老师把她的爸爸也叫来了,听着女儿的话,他觉得自己忽略了孩子的感受,沉默了一会儿,说:“以后我们一定听听你的想法!”小顾稚嫩的脸上又一次涌出了止不住的泪水,不过这泪水已不再委屈。后来,小顾身上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在学校生活中,学生兴许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然而体验他们内心的感受,设身处地地理解他们的思维和情感,做到同感,那么与学生的心也就贴近了。而家庭教育中,这一点时常会缺失。张老师总是能利用各种契机,指导家长走近孩子的内心世界,体会他们的不安、惶恐、委屈……当父母能同感孩子,站在他(她)的生活世界去看待问题,教育才如春风化雨。

有人说:“要给人以阳光,你心中必须拥有太阳。”是的,作为班主任,是教育者、领路人,张老师一直坚信只要心中拥有太阳,洞悉学生的心理,对学生教育动之以情,晓得以理,持之以恒,和风细雨,定然润物无声!

 
文章附件:

文章作者:张青
文章出处:松江区第二实验小学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中心 | 信息公开 | 网上办事 | 便民问答 | 网上互动 | 民意调查 | 招生考试 | 党建工作 | 队伍建设 | 研训服务 | 教育科研 | 教育技术 | ENGLISH
上海市松江区教育局 地址:中山中路38号 电话:021-37736304 邮政编码:201600
Email:sjjyj@sjedu.cn 上海市松江区教育局 ©2006版权所有
沪教Z2-20100035号  沪ICP备11030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