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服务
直播
繁體
 
松江教育信息网 > 教育科研 > 德育研究 > 班主任工作 搜索
 
  班主任工作
 
 

“同伴互助小组”的育人价值及实现路径

   2016-09-08 08:26:00


上海市三新学校   李玉艳

随着现在教育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传统“保姆式”的班级管理模式已经无法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学校生活,特别是班集体生活中,对学生影响最大的已不再是老师,而是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同伴,同伴对他们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已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现在的学生大都是独生子女,其团队精神较为贫乏,自我中心观念非常强烈。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每每讨论发言,他们总会以“我……”为开头,即便是把他们编入一个团队中,若不提示他们也极少会用到“我们”一词。个人的发展也不是单兵独斗的结果,他必须依赖他所在的团队的合作与帮助。”因此,从班级与个人发展的长远利益来看,培养孩子的集体主义精神和团队合作精神是首当其冲要考虑的。为了构建一个可供学生自主参与班级管理与关注自身成长的环境,在所带班级自六年级起步开始成立以“学习互助”、“活动互助”与“成长互助”为主线的同伴互助小组。

一、同伴互助小组管理的育人价值

(一)内涵

同伴互助小组是班级全体学生参与班级管理与实施日常同伴互助的基本单位,是学生学习、活动、成长的一个“互助场”。它借助“学习互助”、“活动互助”、“成长互助”等操作平台将班级管理发展成一种教育力量。让学生在一种既竞争又合作的环境中共同参与班级管理,收获主动参与而非被动发现的成长体验。

它也是对传统以班主任为中心的“保姆式”管理模式的一种突破,旨在改变传统的“专权制”为“共权制”,让学生在为班级做事的过程中培养其对集体的感情与归属感,在为同学服务的过程中逐步提升自己的自治水平而获得成就感。

(二)特征

1.共同的小组远景

一个班级中,若干同学关系密切,志趣相投,就会自发形成一个个“小团体”。“小团体”的存在,对班级管理既有其积极影响的一面,也有消极影响的一面。因此,密切关注班级 “小团体”,引领它们健康发展,是我们班主任的必修课。

班主任引领各小组在班级共有文化与理念的基础上,激励并整合个人价值观,在倾听、认同与修补中建立共同愿景。共同愿景是小组所有成员都共同认可和追求的目标,它具有凝聚与感召力。

2.成熟的小组规范

每位小组成员都有机会在组长的带领下以个人与团体的形式根据一定的规范要求直接参与到为期一周的班级日常管理与运作,并在组成员与全班同学的共同监督下完成全班一周的值周工作。

3.浓厚的小组文化

每个小组都是一个学生学习、活动、成长的一个“互助场”,每位成员都在一种“优秀生主动帮助潜力生”、“潜力生主动求助优秀生”的互助文化里锻炼自治,共同在一个互助的氛围里学做事、学共处和学做人。

4.积极的小组评价

每个学生都有获得成功的需要和潜能。在团队式班级管理过程中应注重发展每一个学生的潜能,为不同层次学生创造各种尝试、探索、发现、发展的条件和机会,很大程度上提高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学习自信心。所以,要根据活动的开展情况,逐步去寻找和挖掘学生的成功和进步,时刻进行评价激励,坚持表扬、激励,对学生活动中表现的不足要宽容,同时要进行反思。

二、同伴互助管理的实现路径

(一)知于互助

在过去,很多学生是与其他的学生一起长大的,他们一起参加运动,一起学习。他们在生活中接受了同伴教育,拥有同伴意识的学生拥有一个特点,即遇到问题能站在同伴的角度出法,尊重同伴的立场。目前多数学生是独生子女,缺乏与他人相处的经验,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们往往重视自己的想法,而不能站在同伴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以班级一名学生发生的一个案例来说明: 一名学生与同伴一起出去吃饭,当他们吃完饭后,桌上的菜还有不少,部分菜他们连一筷子也没有动过。这名学生听说有些餐馆会把没有动过的菜卖给下一个客人,为了避免餐馆做出这种不道德的行为,他把剩下的菜全部都搅在一起,令餐馆不能再卖剩下的食物。这时其他的同伴不开心了,说他浪费食物。他愤愤不平,认为其它的同伴不理解他的用心,从此他不再理睬他的同伴,既然连基本一点理解都没有大家就不要做朋友了。这个案例可以看出这名学生不懂得如何与同伴交往,假设这一名学生具有同伴的意识,他就会在做出这种行为以前与同伴沟通,如何去处理剩下的饭菜和没有动过的饭菜,或者事件发生后,在同伴不理解他的行为前提下,主动将自己行为背后的想法说出来,力争同伴的理解,同时也听听同伴不开心的理由,不应草率做出与同伴断交的决定。

由此,班主任要通过多种渠道培养学生“同伴互助”的意识。

1.同伴互助意识培养

在班级同伴教育过程中,策划过很多活动,收效不错。如:同桌赠言。古人言: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那么谁来充当学生的镜子呢?老师不行,因为对学生了解不够全面和深入。家长天天唠叨,也早就令学生烦不胜烦了,而同桌的距离不远不近——既可以产生美,又不至于出现审美疲劳。同桌能发现一些不为人他知的一些小秘密,在同桌面前,说都掩饰不了。同桌的话语往往直击要害,评价入木三分,给对方的建议最有效可行。每次换座位前,要求同桌之间开诚布公地给对方写一段真情意切的“临别赠言”,可以是赞美、鼓励,也可以意见、建议。让每个人学会客观地认识自己,在忠言逆耳中促进成长。

互助小组通过造就好的小组文化让学生个体感受到一种健康、主动、探索、支持的氛围,引领学生以一种积极主动的姿态去面对自己在自我学习过程中的各种问题,逐渐发现自我,认识自我并完善自我。班级的每位成员既是学习文化的享受者,同时也是建设者,所以要考虑到学生个体的差异就显得十分有必要。

2.同伴互助小组创建

以我所带六(3)为例:

“生活中,我们总是仰慕优秀的人,渴望自己也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但又似乎觉得优秀是遥不可及的目标。其实,优秀离我们并不遥远,它体现在我们的一言一行中……”老师意味深长的一席话,拉开了我们班“成就好习惯魅力你我他”同伴互助活动的序曲。

组建方式:学生自主选择和老师引导相结合

传统的学习小组按座位来排定,六(3)班的“互助组”却另辟蹊径,打破常规,异质同构。首先,老师事先召集9个学生座谈。这是一批成绩优秀,学习习惯好,又有影响力的学生,老师将之任命为组长,代表9个小组(组数根据班额来定,每组一般不超过6人,过多不易管理)。座谈的话题是组长的职责,并明确身为组长,要有服务意识,团队意识,能团结同伴,在学习上帮助同伴。谈话中,老师和组长们私下约定:上任第一件事是真诚邀请一个同学加入自己的团队,并和这位同学友好交往。(组长需要邀请的同学是班里学习习惯

相对差一点,需要同伴辅导和督促学习的9个同学。)接着,选一批副组长协助组长管理团队。副组长采取毛遂自荐的方式,和组长均实行双向选择。剩下的同学则自由选择,分别选择一个团队加入其中。

就这样,9个小组成立了。各小组商量组名、口号,班干部设计、制作同伴互助组竞赛专栏,张贴于学习园地上。

采用这样的组建方式,是基于合作学习的异质同构理论。一是全面考虑到小组成员不同学习基础、性格特点、兴趣爱好等的“异质”组合,以便形成成员之间的“积极互赖”,有利于合作学习的有效开展;二是考虑到同伴互助组的“同构”及组与组之间的有效竞争,分组时尽量使不同学习小组整体学习能力大体相当,以利于组际竞争的公平。

(二)勤于互助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但即使开了好头,那接下来的工作也未必容易,接下来就难在坚持,通过对互助小组的各种激励,把开始的“一股兴趣”而能够转化成“一种习惯”。

“为团队的荣誉而战,加油,加油,加油!”短短的口号,如号角般一次次激荡着同学们的心,激励着六(3)班前进的步伐。

激励措施:“笑脸”、奖票、罚单三件“法宝”为了激励大家,老师有三件法宝:“笑脸”、奖票、罚单。有奖有罚,奖罚分明。学期初,老师组织学生讨论制定严格的学习习惯细则,涵盖倾听、发言、作业、课外自学等各方面,使大家有章可偱,有法可依。倘若表现好,就可以领取奖票或笑脸;反之,则要领罚单。五张奖票可以换一张“笑脸”,十张罚单就要抵消一张“笑脸”。“笑脸”是要上墙展示的,一张张“笑脸”犹如一个个笑容灿烂的同学。到期中期末,“笑脸”最多的组,就可以参加老师精心准备的抽奖活动。如果个别互助组确实缺乏竞争力,就会面临解体的危机。所以,为了得到奖票和“笑脸”,学生个个铆足了劲;为了减少罚单,组内成员互相帮助,互相督促。“为团队而战”成了大家时刻铭记的口号。在每周班队活动时间举行的颁奖活动是最令人期待的。首先,组长带领组员召开小组会议,交流作业情况,统计“优秀”作业的人次,小结一周的奖罚情况。之后全班进行颁奖仪式。仪式中,得到奖票的同学或满脸灿烂,击掌齐贺;或挤眉弄眼,飞吻漫天。总之,个个兴高采烈。每个人的心都被老师的三件“法宝”充分调动起来,或羡慕,或自豪,或期待,或后悔……颁奖仪式后,老师提出新的要求,同学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拼搏,如此循环往复……

采用这样的激励措施,是基于“目标可视化” 的心理学理论。当目标可视之后,成就动机就会增强。这种人的本能需求,表现出强大的正能量。老师的奖票和“笑脸”一次次激励着同学们,每一个小小的进步,都能得到老师可视化的肯定。在此过程中,老师把成长的大目标分解成小目标(如一个个学习的好习惯),把小目标可视化,就像前进路上的一个个里程碑,告诉同学们前进的方向。重复奖励,升级奖励,通过小目标实现后产生的成功体验与成就感,激发学生的斗志。重复的次数越多,目标越清晰,意义就越重大,战胜困难的信心就越强,激励作用也就越大。

学生对同伴间的互助不仅有了“形”的认识,也有了“实”的体会,这时班主任要进一步推波助澜,为他们增加原动力。定期召开“同伴互助小组”会议,由小组成员自我分析、总结、评价、反思,调整接下来的互助工作。根据小组的反馈,设置小组目标,形成“每周评价——每月评价——学期品评价”这样一套完整的评价激励方案。

(三)乐于互助

参与班级事务的过程就是学生亲身体验与收获成长的过程,每一个岗位的履职都或多或少地需要与班里的其他同学发生联系,与周围同学发生联系的过程便是人际交往与沟通的过程。

“我身为队长,时刻不忘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我们组六个人,周涛(化名)同学一贯以来学习热情不高,学习习惯较差,是我们重点帮扶的对象。我相信,只要付出真诚,他一定会进步的。”组长朱欣(化名)的愿望,代表了所有组员的心声。

帮扶策略:组长负责制。每个互助组都有一个需要帮扶的对象,我们实行一对一的组长负责制,组员们也群策群力,一起给力帮扶。身为组长的朱欣同学总是时时关注着周涛,有困难主动辅导,放学时叮嘱他完成课外作业,当周到得到老师表扬时则鼓励他,与他同乐,亦师亦友,相互信任,既建立友谊,又共同进步。

经过这个阶段,他们由最初的形成互助意识逐步过渡到一种责任意识——“互助”并不是最初理解的随着心情而来的事情,而是一种承诺,一种责任。这个阶段一定是建立在前几个阶段的基础上进行的,到了这个阶段,班级内一定营造了浓郁的团结互助的氛围,培养了强烈的助人意识,建立了合理的激励机制,整个班级为同伴互助小组拓展了成长的时空。

三、同伴互助管理的育人展望

学生的成长是需要一个个问题来关照的,他们在问题中思考,也在问题中成长。每位学生实质可以将自己的成长过程作为一个动态的个人课题来看待,基于自己的发展现状选择当前需要着重克服或改进的方面来研究自己的成长,将自己成长过程中的欣喜、困惑与反思记录下,实实在在地体验到自己的成长心路。

另外,在同伴互助管理过程中,我以后尝试“同伴心理咨询与互助”来拓展与丰富“成长互助”的内涵。处于青春期的学生一旦碰到成长中的问题,他们更愿意向同伴而非家长或老师倾诉自己内心的困惑,所以开展同伴心理互助恰好符合这一年龄阶段学生的心理需要,同时也能为班主任提供更为详细的一手资料,以更有针对性地帮助个别学生做好心理帮辅工作。

   “同伴互助小组”的探索与实践作为对现实教育生活中师生幸福感滑坡现象所做出的实践性回应,其创建一方面能有效增强学生的自我归属感,满足学生价值自我实现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能帮助班主任从繁杂的日常事务中突围出来,去探索教育中更有价值的东西。随着现代教育改革,我们需要迫切转变思维方式,将班级管理视为师生共同寻求认同与理解的一种探索性交往,使其逐渐成为一种引导学生自我感悟与体验的教育力量。

 

 

 

参考文献:

[1]孙玉洁.中学班级管理理论与实务[M].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2.10

[2]迟毓凯.学生管理的心理学智慧[M].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9

[3]黄希庭.心理学导论[M].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8

[4]张强.学习新论[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2

[5]丁霞.教育研究[M].中国教师,2015.11

 
文章附件:

文章作者:
文章出处: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中心 | 信息公开 | 网上办事 | 便民问答 | 网上互动 | 民意调查 | 招生考试 | 党建工作 | 队伍建设 | 研训服务 | 教育科研 | 教育技术 | ENGLISH
上海市松江区教育局 地址:中山中路38号 电话:021-37736304 邮政编码:201600
Email:sjjyj@sjedu.cn 上海市松江区教育局 ©2006版权所有
沪教Z2-20100035号  沪ICP备11030667号